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動(dòng)態(tài) > 法庭內外 > 正文
劍川法院:千年古城 司法新顏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04  責任編輯:符曉

近日,《人民法院報》頭版刊文

《千年古城 司法新顏——云南劍川法院立足邊疆文化開(kāi)創(chuàng )提質(zhì)增效新局面》

報道大理州劍川縣人民法院

立足本地區民族文化實(shí)踐

用足用好審判管理+訴源治理

在這座位于西南邊陲的千年古城

用心用情寫(xiě)下審判質(zhì)效提升的新答卷

位于云南省西北部的劍川縣,是電影《五朵金花》中阿鵬哥的故鄉。

這個(gè)著(zhù)名的“白族之鄉”“木雕之鄉”,家家戶(hù)戶(hù)寫(xiě)楹聯(lián),老老少少能唱歌,是名副其實(shí)的“文獻名邦”。

這座小城見(jiàn)證了千年文化發(fā)展,也見(jiàn)證了邊疆地區司法70多年發(fā)展進(jìn)步。

新時(shí)代新征程,如何以高質(zhì)量司法回應人民群眾新期待?如何進(jìn)一步提升司法能力水平?云南省劍川縣人民法院立足本地區民族文化實(shí)踐,用足用好審判管理+訴源治理,在這座位于西南邊陲的千年古城,用心用情寫(xiě)下審判質(zhì)效提升的新答卷。

面對審判質(zhì)效提升的難點(diǎn)、痛點(diǎn)、堵點(diǎn),怎么辦?——用好“閱核制”“數據會(huì )商”,有效發(fā)現問(wèn)題、改進(jìn)工作

5月13日,綜合審判庭庭長(cháng)段梅彥收到了該院副院長(cháng)楊龍璋對她獨任審判的一起小額借款合同糾紛的閱核結果。

判決書(shū)上圈圈畫(huà)畫(huà),不僅有對法律細節的指導、對文字表述的修改,甚至還做了“數學(xué)題”——關(guān)于兩名被告償還借款本息的表述不夠簡(jiǎn)潔,楊龍璋根據審理內容計算之后作了調整。

“剛開(kāi)始也有心理壓力,但后來(lái)發(fā)現,有人對案子監督把關(guān)指導是好事,能避免很多問(wèn)題,也有利于辦案人員學(xué)習提升。”對于如何看待“閱核制”,段梅彥心態(tài)“陽(yáng)光”。

“閱核制”是全面準確落實(shí)司法責任制的重要抓手,落實(shí)好這一制度,事關(guān)法院審判管理質(zhì)效提升,事關(guān)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(gè)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義。

2023年,劍川縣法院受案量1800余件,其中74%以上調解結案。根據這一基數計算,院庭長(cháng)的閱核壓力并不算大。案件少,精細到標點(diǎn)符號的“閱核”成了必然。

“有精力、能做到,當然要做細。提升基層法院案件裁判質(zhì)量,院庭長(cháng)必須承擔好這一責任。”楊龍璋說(shuō)。

4月30日,劍川縣法院召開(kāi)1月至4月審判質(zhì)效數據分析研判會(huì )。

“‘案-件比’優(yōu)于區間值,在全州連續位居第一。”

“申訴案件數:0;發(fā)回重審案件數:0。”

“經(jīng)過(guò)整改,歸檔及時(shí)率已達100%,在全州和全省均位列第一。”

“小額訴訟適用率有所提升,但仍需優(yōu)化。”

……

數據顯示,劍川縣法院審判質(zhì)效綜合排名始終居于全州前列。各項具體指標,有的名列前茅,也有的不甚樂(lè )觀(guān)。

“要提高政治站位,強化責任擔當,堅持問(wèn)題導向,主動(dòng)適應審判質(zhì)效指標新要求。要加強審判管理,嚴格把握審判執行各環(huán)節時(shí)間節點(diǎn),杜絕案件超審限情況的發(fā)生,要繼續加強訴前調解工作,加快辦案節奏,做到均衡結案……”

會(huì )上,劍川縣法院院長(cháng)肖一君的話(huà)音響起,新的工作部署隨之展開(kāi)。

今年是云南省“案件質(zhì)量提升三年行動(dòng)”的第一年,大家都提起了精神。

“新指標面前當然有壓力。但現在的壓力是為了案件公正高效、法官長(cháng)久心安。”對于審判質(zhì)效提升,楊龍璋很樂(lè )觀(guān):“數據能幫助我們發(fā)現問(wèn)題,有問(wèn)題就有目標,有目標就有動(dòng)力。”

審判業(yè)務(wù)遇到疑難問(wèn)題,如何保證審判質(zhì)量?——讓“案例庫”“法答網(wǎng)”成為法官“尋醫問(wèn)藥”首選項

比起經(jīng)濟發(fā)達地區的法院,劍川縣法院案件總量較少,案件類(lèi)型也并不豐富。

遇到業(yè)務(wù)問(wèn)題,如何保證辦案質(zhì)量?干警們渴求大量權威、規范的指引。

2023年7月1日,法答網(wǎng)正式上線(xiàn)運行。2024年2月27日,人民法院案例庫正式上線(xiàn)并向社會(huì )開(kāi)放。

記者走訪(fǎng)劍川縣法院發(fā)現,使用案例庫已成為法官們辦案時(shí)的習慣。“經(jīng)常用”“很好用”“習慣用”“希望有更多參考案例”是大家普遍的心聲。

在刑事審判團隊負責人何焰霞的電腦里,有一個(gè)專(zhuān)門(mén)用來(lái)收藏案例庫案例的文件夾。“尤其是幾件故意傷害案,說(shuō)理部分非常值得學(xué)習和借鑒。”

在一起尋釁滋事案中,9名被告人的律師均對共同犯罪提出意見(jiàn)。但何焰霞審理認為,案件事實(shí)清楚,證據確實(shí)、充分,足以認定。為了說(shuō)服被告人及其律師,何焰霞的判決書(shū)充分吸收了案例庫類(lèi)案關(guān)于共同犯罪的優(yōu)秀說(shuō)理,宣判時(shí),沒(méi)有人對判決結果提出異議。

除了案例庫,法答網(wǎng)也深受干警歡迎。

“開(kāi)始還有點(diǎn)擔心,問(wèn)的問(wèn)題會(huì )不會(huì )顯得沒(méi)水平。”關(guān)于使用法答網(wǎng)的初期心態(tài),段梅彥坦言“有顧慮”。

對此,劍川縣法院積極引導干警提問(wèn),規范提問(wèn)方式,對咨詢(xún)問(wèn)題層層把關(guān),防止內容簡(jiǎn)單、表述模糊的問(wèn)題提交至法答網(wǎng),確保提問(wèn)更有價(jià)值。

干警們漸漸放下“思想包袱”。截至5月28日,劍川縣法院15名員額法官在法答網(wǎng)上提問(wèn)34條,27個(gè)問(wèn)題得到回復。

作為劍川縣法院的法答網(wǎng)“頭部用戶(hù)”,馬登人民法庭副庭長(cháng)孟自成一個(gè)人便貢獻了6個(gè)提問(wèn)。

“之前長(cháng)期在執行局工作,2023年4月才來(lái)到法庭。剛開(kāi)始由于審判經(jīng)驗不足,時(shí)常感到迷茫。好在法答網(wǎng)很快上線(xiàn)運營(yíng),幫了大忙。”孟自成說(shuō)。

孟自成的第一個(gè)提問(wèn),源于一起交通事故責任糾紛:肇事車(chē)輛在行駛過(guò)程中失控側滑,造成行人受傷、車(chē)輛受損,被交警部門(mén)判定全責。審理時(shí),肇事車(chē)輛的保險公司以“交強險”無(wú)責任代賠為由,要求追加案外車(chē)輛的保險公司為被告。

“被撞行人非被撞車(chē)輛車(chē)內人員,且肇事車(chē)輛負事故全責,申請人追加案外車(chē)輛保險公司為被告無(wú)事實(shí)和法律依據,不應準許。”當時(shí),孟自成做足功課,內心已經(jīng)有了一個(gè)判斷,為了穩妥起見(jiàn),他還是把問(wèn)題和想法提交到了法答網(wǎng)。

很快,孟自成就收到了答復。

“答案和我自己的判斷一致,那一瞬間特別高興,感覺(jué)穩了。”果然,孟自成對該案作出依法宣判后,雙方當事人沒(méi)有上訴。

提供權威范本、打通交流渠道、統一裁判尺度……案例庫和法答網(wǎng),高效解決困擾審判一線(xiàn)的實(shí)踐問(wèn)題,為身處邊疆基層的廣大法官提供了極大便利。

“互聯(lián)網(wǎng)時(shí)代,案例庫和法答網(wǎng)是我們基層法院提升審判質(zhì)效的必備工具。”楊龍璋表示。

在院領(lǐng)導的4個(gè)提問(wèn)中,楊龍璋占了2個(gè)。問(wèn)題之一,事關(guān)一起民間相鄰糾紛。

為了一條屋檐溝、一面墻壁,數十年的鄰居互不相讓。審理期間,楊龍璋聯(lián)合村支書(shū)等各方多次調解,一直沒(méi)能破局。

“兩家有積怨,一紙判決恐難解開(kāi)心結。新時(shí)代司法審判要轉變理念,尋求實(shí)質(zhì)性解紛。所以判決之前,還要再試試調解,也希望從上級法院的答復中得到新的啟發(fā)。”看著(zhù)法答網(wǎng)上“待回復”三個(gè)字,楊龍璋期待著(zhù)。

如何把訴調對接的“調”向前延伸,大力促進(jìn)案件審判質(zhì)效提升?——創(chuàng )新探索“阿夫甲調解法”訴源治理新品牌

做強訴源治理,堅持把非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挺在前面,可以有效防止矛轉民、民轉刑、刑轉命,為綜合提升審判質(zhì)效提供有利條件。

大寒剛過(guò),鬧得不可開(kāi)交的三戶(hù)太平村尹姓村民,怒氣沖沖來(lái)到村人民調解委員會(huì ),要求為多年未解的屋檐溝及道路通道問(wèn)題“評評理”。

“大家彼此沾親帶故,都是老鄰居。凡事多想想咱們白族的‘三尺屋檐溝’,互相謙讓一些,日子更紅火嘛。”

調解現場(chǎng),馬登鎮人民調解委員會(huì )和太平村人民調解委員會(huì )李富生、李寶昌等多名人民調解員,擺事實(shí)、講道理,耐心勸說(shuō)當事人重歸于好。最終,大家達成一致意見(jiàn),本著(zhù)鄰里和諧的目的,各自留足屋檐溝和道路通道,為鄰居排水及通行提供方便。

為確保調解協(xié)議得到有效履行,人民調解委員會(huì )引導當事人向法院申請司法確認。

對調解協(xié)議進(jìn)行審查后,孟自成為這起相鄰糾紛人民調解協(xié)議出具了司法確認裁定書(shū)。

“我們以后都不吵了,還是好鄰居。”拿到裁定書(shū),當事人紛紛表示,一定會(huì )自覺(jué)嚴格履行調解協(xié)議。

如何發(fā)揮人民法院的法定職能,更好地指導和支持人民調解工作?記者在采訪(fǎng)中了解到,劍川縣法院創(chuàng )新探索的“阿夫甲調解法”,在當地備受喜愛(ài)。

立案庭負責人李唐杰告訴記者,“阿夫甲”是“老友”的白族稱(chēng)謂。“出入相友,守望相助”是對“阿夫甲”最好的寫(xiě)照。“阿夫甲調解法”在化解矛盾的同時(shí),注重建立和修復當事人之間和諧關(guān)系,利用白族契約文化引導雙方信守承諾、自覺(jué)履行調解協(xié)議。

“‘阿夫甲’之間沒(méi)有解不開(kāi)的結。我們希望當事人像‘阿夫甲’一樣,誠信友善、友好協(xié)商,哪怕曾經(jīng)劍拔弩張,最終也會(huì )握手言和。”作為地地道道的白族人,在李唐杰印象中,白族人民秉持寬容和諧的人際關(guān)系,在其傳統理念中,訴訟是雙方關(guān)系破裂后最無(wú)奈的矛盾解決方式。“大家內心更希望通過(guò)調解化解矛盾。”

孟自成也表示,村民已經(jīng)養成了習慣,“有問(wèn)題先找村里”。

劍川縣法院加強對指導人民調解工作的組織領(lǐng)導,通過(guò)組織人民調解員集中培訓、“包村”“包片”黨員干警下沉村(社區)指導、邀請人民調解員旁聽(tīng)庭審、巡回普法、以案普法等多種形式,將“阿夫甲調解法”的精神傳遞到訴源治理的最前端。今年以來(lái),340件矛盾糾紛在劍川縣的村(社區)、鎮人民調解委員會(huì )得到化解,積極推動(dòng)人民法院審判質(zhì)效的提升。

孟自成所在的馬登法庭是劍川縣法院唯一的派出法庭,轄區有漢族、白族、回族、彝族、傈僳族等多個(gè)民族。這里有豐富的民族文化資源優(yōu)勢,怎樣利用好這一優(yōu)勢,做深做實(shí)訴源治理?這個(gè)問(wèn)題,時(shí)??M繞在孟自成腦海中。

他觀(guān)察到,面對糾紛,彝族同胞習慣以“講理”的方式解決,基本不會(huì )提起訴訟。彝族村里德高望重的“頭人”,一般對村民具有相當的感召力。

“如果將類(lèi)似彝族‘頭人’這樣的少數民族人士納入調解員行列,對他們進(jìn)行法律指導和培訓,推動(dòng)矛盾就地化解的同時(shí),也可以通過(guò)他們提高村民的法治意識,最終從源頭上預防和減少矛盾糾紛發(fā)生。”孟自成一吐為快。

基層法院扎根社會(huì )最前沿,如何讓“公正”這個(gè)根本要求在基層司法實(shí)踐中更可及,讓“效率”這一百姓期盼更可感,位于西南邊陲的劍川縣法院,勇于探索,不懼擔當,努力做好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傳承者,寫(xiě)好提質(zhì)增效大文章。

對此,大理州中級人民法院院長(cháng)童曉寧有著(zhù)更長(cháng)遠的思考,“要轉變理念,用能動(dòng)履職打破困境。要以問(wèn)題為目標和導向,整合資源、優(yōu)化配置、完善機制、改革創(chuàng )新,努力找到行之有效的方法、舉措。傳承中華優(yōu)秀傳統文化,引入良風(fēng)善俗,提升法治文化治理效能,持續推動(dòng)審判質(zhì)效再上新臺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