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風(fēng)采 > 那些人 那些事 > 正文
選擇留下 她成為獨龍江70年戍邊史上首位女警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07  責任編輯:符曉

兩年前的5月23日,即將結束在獨龍江邊境派出所實(shí)習的尹廣麗做出了一個(gè)影響她一生的決定,她放棄了返回城市的機會(huì ),向黨組織提交了《繼續留在獨龍江邊境派出所工作的申請書(shū)》,成為獨龍江70年戍邊歷史上第一個(gè)申請留下的女警。

獨龍江鄉地處祖國西南邊陲,是獨龍族主要聚居地。這里山高坡陡、谷深水急,自然條件惡劣,每年有六個(gè)月大雪紛飛,九個(gè)月陰雨連綿,曾是云南乃至全國最貧窮的地區之一。

“因為偏遠、條件艱苦,獨龍江邊境派出所一直沒(méi)有女性長(cháng)期駐守。”尹廣麗說(shuō),3年前,自己從昆明到獨龍江邊境派出所報到時(shí),坐了好幾天的車(chē),尤其是進(jìn)入獨龍江的那條近80公里的公路,共有794個(gè)彎,平均每100米就有一個(gè)彎。汽車(chē)越往里開(kāi)天氣越寒冷,胃里翻江倒海般難受,心里充滿(mǎn)不安和惶恐。到達時(shí),已是晚上11點(diǎn)。窗外一片漆黑。

“好在有熱情的戰友,幫我們拿行李、找被子,帶我們去宿舍。”尹廣麗回憶,他們火一般的熱情感染這我們這些“新兵”。

幾天后,尹廣麗正式上崗,成為一名社區民警,跟著(zhù)經(jīng)驗豐富的戰友,驅車(chē)一小時(shí),走訪(fǎng)了獨龍江鄉最北邊的迪政當村的一戶(hù)獨龍族人家,當時(shí)老人剛干完活回來(lái),一見(jiàn)到尹廣麗,就拉著(zhù)她坐到了臺階上,緊緊把尹廣麗的雙手握著(zhù)她的手心里,臉上帶著(zhù)笑容,嘴里用獨龍語(yǔ)念叨著(zhù),“那阿的哋,啷阿過(guò)的囧,思勒母呃贏(yíng)”。

“那時(shí)的我還聽(tīng)不懂獨龍語(yǔ)。”尹廣麗說(shuō),“只是感覺(jué)非常親切,后來(lái)戰友笑著(zhù)告訴我,老人是在說(shuō)‘你的手太冷了我給你暖暖’,那一瞬間,遠離家鄉的不適應全都煙消云散。”尹廣麗說(shuō)。

民警尹廣麗在迪政當村一戶(hù)獨龍族人家走訪(fǎng)

后來(lái),背上裝滿(mǎn)法律宣傳單、筆記本、照相機、常用藥品,還有孩子們喜歡的糖果、發(fā)卡等小物件的警務(wù)挎包,走訪(fǎng)群眾,成了尹廣麗工作中的常態(tài),在不知不覺(jué)中,她還學(xué)會(huì )了不少獨龍語(yǔ)。許多獨龍族群眾每次看到尹廣麗,總是熱情地招呼她到家里喝茶,或是悄悄地把雞蛋塞到她包里。

獨龍江邊境派出所這個(gè)溫暖的大家庭,也成為尹廣麗心中最“溫馨的家”。“一有時(shí)間,我和戰友們就會(huì )一起包餃子、做飯,尹廣麗說(shuō),“戰友們還一起為我過(guò)生日,給我煮長(cháng)壽面,讓我備受感動(dòng)。”

雖然在這里走過(guò)了最難走的巡邏路,看到過(guò)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的毒蛇,等過(guò)一個(gè)月以上的快遞,但是在實(shí)習期快結束的時(shí)候,因為對群眾和戰友強烈的不舍之情,尹廣麗還是毅然決然寫(xiě)下了繼續留在獨龍江邊境派出所的申請書(shū),成為為獨龍江70年戍邊歷史上第一個(gè)申請留下的女警,也是獨龍江邊境派出所目前唯一的一名女警。

現在,尹廣麗已經(jīng)遍訪(fǎng)了獨龍江鄉上游的883戶(hù)群眾。對每一戶(hù)群眾的情況,她都如數家珍,對每一名群眾的“小事”,她都當成自己的事,用心解決。

在長(cháng)期走訪(fǎng)中,尹廣麗發(fā)現一些孩子對未來(lái)感到迷茫,找不到人生的方向。于是,尹廣麗建了一個(gè)微信群,把曾經(jīng)考上大學(xué)的27個(gè)大學(xué)生和正在上中學(xué)的學(xué)生聚集到一起,搭建起溝通平臺,激發(fā)他們學(xué)習的積極性。

以前鄉里沒(méi)有照相館,辦理證件照片必須到縣城,路上就需要一天時(shí)間,尹廣麗了解到這種情況后,向所里申請,依托戶(hù)籍室開(kāi)通“免費證件照”暖心服務(wù),目前,尹廣麗和同事不僅為轄區群眾免費拍攝、發(fā)放證件照2000多張,還為許多老人拍攝了生活照。

前不久,在云南出入境邊防檢查總站舉辦的一次演講活動(dòng)中,尹廣麗向戰友們講述了自己的故事,她動(dòng)情地說(shuō):生命因肩負責任而變得更加厚重,因融入使命而顯得更加亮麗,有了使命,生命就有了更崇高的意義。在人生最美的年華里,我選擇留下,不負青春,不負韶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