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風(fēng)采 > 那些人 那些事 > 正文
楊莎莎:傾情守護留守兒童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1  責任編輯:符曉

臨滄市云縣人民檢察院第二檢察部主任楊莎莎從檢14年來(lái),先后辦理各類(lèi)案件778件1121人,參與法治巡講100余場(chǎng)次,10余萬(wàn)名師生受益,并精準幫教矯治226名罪錯未成年人回歸社會(huì ),為124名未成年被害人提供多元社會(huì )救助幫扶。因工作成績(jì)突出,2023年3月,楊莎莎被全國婦聯(lián)授予“全國巾幗建功標兵”稱(chēng)號,2023年12月被最高檢記個(gè)人一等功,2024年3月又被全國婦聯(lián)授予“全國三八紅旗手”稱(chēng)號。

 

2023年8月,楊莎莎參加臨滄市人民檢察院“檢察在您身邊 讓孩子們成長(cháng)得更好”未成年人健康成長(cháng)訪(fǎng)談。

進(jìn)入辦案模式就渾身是勁兒

楊莎莎2010年考進(jìn)云縣檢察院,剛開(kāi)始在偵查監督科,后調整到了辦公室。“既要干好綜合業(yè)務(wù),又要向員額檢察官看齊。”不服輸是楊莎莎的風(fēng)格,入職不到一年就拿到法律職業(yè)資格A證,隨后被調整到公訴科,在老檢察官手把手的指導下,她辦理了一批有影響的重大案件,并逐漸成長(cháng)為公訴業(yè)務(wù)骨干。

“女干警怎么啦?絕不能搞特殊,我一進(jìn)入辦案模式就渾身是勁兒,隨時(shí)鉚足勁兒干工作、鉚足勁兒辦案,有些案件該嚴打的就不能手軟。”采訪(fǎng)中,楊莎莎想起了自己2018年剛擔任未檢辦案團隊負責人時(shí)辦理的第一起案件。

11歲的女孩小玉長(cháng)期被繼父性侵,但一直不敢報案。2018年底,該案被移送至云縣檢察院。

“剛介入案件時(shí),我的心揪成了一團,小玉晚上不敢關(guān)燈、不敢睡覺(jué),既不愿接電話(huà),也不愿接受公安人員詢(xún)問(wèn),真擔心孩子有輕生的念頭。”楊莎莎暗下決心,一定要嚴懲犯罪分子,還小玉一個(gè)公道。于是,她帶領(lǐng)辦案團隊深入鄉村調查,反復研判案情,引導公安機關(guān)偵查取證夯實(shí)證據鏈。小玉的繼父“零口供”,律師也作無(wú)罪辯護,盡管案件一波三折,最終還是以確實(shí)充分的證據依法將侵害女童的罪魁禍首送上法庭接受審判,得到了應有的懲罰。“小玉案是我辦理未檢案件的一個(gè)轉折,也讓我從此愛(ài)上了未檢工作。”

“孩子對我的信任度遠高于陌生的心理咨詢(xún)師。”訴訟程序結束后,有心理咨詢(xún)師資格證的楊莎莎對小玉進(jìn)行心理疏導后,還為其申請了司法救助金,并幫其轉學(xué)繼續讀書(shū),給了小玉重拾生活希望的勇氣。“其繼父得到有罪判決后,小玉讓媽媽給我打來(lái)電話(huà)表達謝意。”楊莎莎告訴記者。

“聽(tīng)了檢察官姐姐到我們學(xué)校講的一堂法治課,我才知道那種行為是犯罪。”在公安機關(guān)偵查階段,小玉向公安干警說(shuō)出了報案的原委。“這個(gè)最受觸動(dòng)的細節,是我在案卷筆錄中發(fā)現的。”楊莎莎認為,普法工作任重道遠,尤其是對偏遠農村的婦女兒童,法治的聲音久久為功就會(huì )有正義的回響,只要無(wú)限傳播法律,就能讓山區女孩遭受侵害后敢于用法律保護自己,這是未檢人的目標。

 

楊莎莎走進(jìn)校園開(kāi)展“牽手共成長(cháng) 點(diǎn)亮微心愿”活動(dòng)。

 

為沒(méi)事干的孩子找事干

“現在農村外出務(wù)工者越來(lái)越多,留守兒童缺乏管教,容易誤入歧途涉罪,很多時(shí)候是無(wú)所事事。沒(méi)事干怎么辦?那就得給他找事干。”楊莎莎介紹了該院對涉罪未成年人幫教矯治的做法。

“在未檢工作專(zhuān)業(yè)化、規范化和社會(huì )化中,社會(huì )化是基層檢察院最難做到的,因為當地社會(huì )力量薄弱,司法社工很少。”楊莎莎介紹,該院依托總部在云縣的某勞務(wù)公司設立“未成年人觀(guān)護幫教基地”,對戶(hù)籍在本地的附條件不起訴涉罪未成年人進(jìn)行幫教,只要本人同意、父母許可,就能在該基地接受茶藝、服裝設計、電焊、汽修等技能培訓,培訓合格后向企業(yè)推薦就業(yè)。

16歲的小克偷了同伴的手機,經(jīng)鑒定達到了盜竊罪的立案標準,公安機關(guān)以小克涉嫌盜竊罪移送云縣檢察院審查起訴。受案后,楊莎莎走訪(fǎng)調查了解到,小克父母離異后各自再婚,小克因缺乏家庭溫暖對未來(lái)失去希望,片面追求心理刺激才走上犯罪道路,她認為應該給小克一個(gè)改過(guò)自新的機會(huì )。綜合考慮后,該院依法對小克作出附條件不起訴決定。監督考察期內,楊莎莎除協(xié)調當地婦聯(lián)、教育等部門(mén)介入開(kāi)展家庭教育指導外,還讓小克到未成年人觀(guān)護幫教基地學(xué)習汽修技術(shù),監督考察期滿(mǎn)后,小克被推薦到一家汽修廠(chǎng)工作。

“不久前,小克母親說(shuō)小克現在已成了汽修廠(chǎng)的骨干,月收入6000元左右。記得宣布不起訴決定書(shū)時(shí),他穿著(zhù)白色的T恤和緊身牛仔褲,滿(mǎn)頭的黃色卷毛也改回了黑色短發(fā),當時(shí)他鄭重地把不起訴決定書(shū)折好放進(jìn)上衣口袋,隨后深深向我鞠了一躬。”談起小克的前后變化,楊莎莎特別欣慰。

據悉,已有11名涉罪未成年人到基地幫教培訓合格,在各自行業(yè)都有了好的歸宿。

“涉罪未成年人具有特殊性,我們既要依法辦案,更要充分體現法律對未成年人的溫度和柔情。”楊莎莎協(xié)調當地公安局、法院、婦聯(lián)等部門(mén),在云縣婦幼保健院建立“一站式取證關(guān)愛(ài)保護中心”,從偵查取證到為未成年被害人提供醫療救助,再到提供法律服務(wù),可實(shí)現跨部門(mén)、多專(zhuān)業(yè)銜接,通過(guò)“一站式”辦案關(guān)愛(ài)和保護未成年被害人。

定制個(gè)性化“法治大餐”

“她法律素養高、責任心強,經(jīng)常周末接到她的電話(huà)探討案件,有她介入辦案效率更高了。”“她有夢(mèng)想,干勁足,辦案正派嚴謹。”接觸過(guò)楊莎莎辦案的公安局和法院的同志都為她點(diǎn)贊,并由衷地佩服她。

“云南省檢察機關(guān)成立了預防未成年人違法犯罪領(lǐng)導小組,辦公室均設在三級檢察院未檢部門(mén)。我們在自豪的同時(shí),也要扛牢這份責任,動(dòng)員一切社會(huì )力量畫(huà)好未成年人保護的同心圓。”在預防未成年人犯罪和普法宣傳方面,楊莎莎與未檢團隊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。

“2021年,我們部門(mén)結合黨史學(xué)習教育創(chuàng )新開(kāi)展了‘萌娃講黨史’活動(dòng)。我先讓女兒試講,單位同事看到效果后紛紛讓自己孩子成為小主持人,然后再向社會(huì )面推廣,最后面向全縣召集小主播。”楊莎莎的“萌娃講黨史”受到群眾廣泛好評,吸引了很多小朋友加入,讓黨史在青少年心中生根發(fā)芽。

楊莎莎在該院微信公眾號上創(chuàng )設了“滄江明珠未檢專(zhuān)刊”,每周五推出“未檢姐姐”敲黑板、自護小攻略等專(zhuān)欄,全方位宣傳未檢工作,連續4年開(kāi)展“攜手同心法治護童”活動(dòng),積極打造“3+X”自選式菜單(即參觀(guān)預防未成年人犯罪警示教育基地、聽(tīng)法治講座、觀(guān)看法治微電影3項精品活動(dòng),加上1至2項適合幼兒、中小學(xué)生和親子班級的自選活動(dòng)),為孩子們提供豐富“法治大餐”。

楊莎莎自創(chuàng )“未檢普法五部曲”,將青少年關(guān)注度高的熱點(diǎn)問(wèn)題以情景模擬、學(xué)法小游戲等形式送進(jìn)校園,研發(fā)的法治進(jìn)校園課件庫,獲評云南省檢察機關(guān)未成年人法治教育精品課件。

從檢14年,楊莎莎辦理各類(lèi)案件778件1121人,參與法治巡講100余場(chǎng)次,10余萬(wàn)名師生受益,并精準幫教矯治226名罪錯未成年人回歸社會(huì ),為124名未成年被害人提供多元社會(huì )救助幫扶。楊莎莎始終牢記自己是人民檢察官,她不僅用法律的尺度去丈量,更用法律的溫度去守護瀾滄江畔的少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