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(yè) > 政法風(fēng)采 > 那些人 那些事 > 正文
輔警老黑和輔警老普的故事
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6-14  責任編輯:汪雨春

云南省公安機關(guān)首次輔警業(yè)務(wù)骨干專(zhuān)項培訓班在省廳紅河戰訓基地舉辦,來(lái)自全省16個(gè)州市129個(gè)區縣的輔警骨干們匯聚與此,讓我們一起來(lái)聽(tīng)聽(tīng)班里的輔警故事······

靦腆的哈尼漢子

和張批黑的第一次見(jiàn)面,是在培訓第三天的運動(dòng)場(chǎng)上。

面對不那么正式的采訪(fǎng),眼前的他還是挺直著(zhù)胸脯,目不斜視中略顯得有些緊張。

原來(lái)的印象中,哈尼漢子要么粗狂、要么爽朗,可這個(gè)叫張批黑的哈尼小伙,除了挺直的身板顯得英姿俊朗外,面容卻是十分憨厚靦腆,感覺(jué)平時(shí)應該屬于內斂的性格。

“我生在紅河岸邊的哈尼山寨,生下來(lái)時(shí)有些瘦小,爹媽希望我今后長(cháng)得壯壯實(shí)實(shí)的,就給我取了“批黑”的名字。哈尼人的語(yǔ)言習慣中,“批黑”就是健康壯實(shí)的意思,長(cháng)大后,人倒是長(cháng)得又黑又壯了,但爹媽說(shuō)我性格沒(méi)長(cháng)壯實(shí),唉,沒(méi)辦法,也許就是天生的”。

看來(lái)憨厚靦腆的張批黑說(shuō)了大實(shí)話(huà)。

“老黑”的八年軍旅生涯

2005年 ,初中畢業(yè)的張批黑走出哈尼山寨,成為一名軍人。

“到連隊時(shí),戰友們一見(jiàn)我就說(shuō),不用介紹,僅聽(tīng)名字和看模樣,就知道我是典型的少數民族,也是啊,我這張烏黑的大臉,在北方軍人居多的班里,也確實(shí)屬于少數”,沒(méi)想到不善言辭的張批黑還有點(diǎn)冷幽默。

正因為名字帶黑字,而且人也確實(shí)有點(diǎn)黑,“老黑”的外號在那時(shí)就被叫開(kāi)了,戰友們說(shuō)這外號有云南紅河的哈尼特色。

“老黑”黑得確實(shí)沉穩,在部隊,領(lǐng)導和戰友都說(shuō)他就像一頭拓荒墾田的牛,有使不完的勁,工作任務(wù)總是一馬當先搶著(zhù)干,先后三次被評為優(yōu)秀士兵,還曾作為標兵參加了全軍野戰軍事大比武,并斬獲了獨執牛耳的金獎。

軍裝換警服只相差四個(gè)月

八年后,已是中士的二級士官張批黑告別了火熱的部隊生活,離開(kāi)了深?lèi)?ài)的軍營(yíng),回到七彩云南的紅河岸邊。

“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八年里都待在部隊,習慣了軍旅的生活,回到家鄉都有些不適應了。記得2014年家鄉的公安局招輔警,我想都沒(méi)想就去報了名,因為我覺(jué)得軍營(yíng)和警營(yíng)應該有相同的味道、會(huì )有同樣的感覺(jué),穿上警服的自己也會(huì )很帥!”

從部隊退伍來(lái)到公安局,張批黑只相隔了四個(gè)月,脫下軍裝,穿上警服成為家鄉紅河縣公安局巡特警大隊的一名輔警。

那時(shí),巡特警大隊剛組建,全隊只有兩個(gè)輔警班,領(lǐng)導看重這個(gè)剛從部隊退伍的優(yōu)秀士兵,于是安排張批黑當了班長(cháng),這一當就是10年!

巡特警大隊里的優(yōu)秀班長(cháng)

10年來(lái),作為大隊首批招錄的輔警,張批黑見(jiàn)證了大隊從小到大的建設與發(fā)展,班長(cháng)這個(gè)“職務(wù)”也從建隊初期一直當到現在。

“10年來(lái)自己也沒(méi)做出什么驚天動(dòng)地的事情,只是認認真真做好一件事,守護轄區一方平安!”

他說(shuō),每當遇到群眾求助,每當執勤和處警結束,每當聽(tīng)到群眾對著(zhù)我們說(shuō):警察同志,謝謝你們!我都感到非常自豪,雖然只是一名輔警,但在百姓的眼里,穿警服的都是守護平安的衛士、都是警察,我們服務(wù)群眾的初心和付出不會(huì )改變,我為自己是警隊其中的一員而驕傲、自豪!

張批黑說(shuō):有一次,正在值勤的他們接到指揮中心指令,有一持刀歹徒正在鬧事,到達現場(chǎng)后,手持盾牌的他沖在最前頭,冒著(zhù)生命危險和戰友一道成功地制服了歹徒,收隊的途中,那種自豪感再一次在胸中點(diǎn)燃。

來(lái)培訓前,張批黑正在參加當地的年度的民兵骨干集訓,由于有八年的部隊經(jīng)歷和過(guò)硬軍事素質(zhì)的他,被任命為應急連的副連長(cháng),負責組織指揮工作。他自豪地說(shuō):無(wú)論是八年部隊錘打還是10年警營(yíng)磨煉,對自己的人生都有著(zhù)深遠的影響,從立志從軍衛國到守護社會(huì )安寧,自己一直在領(lǐng)略和享受著(zhù)一名人民衛士的榮光!

在警校 找到了新兵連的感覺(jué)

從接到培訓通知到輔警培訓學(xué)校報到,特別是開(kāi)始了緊張有序的訓練,喊出隊列番號、整隊訓練、起床洗漱、熄燈睡覺(jué),制度化、規范化、職業(yè)化的課程科目培訓學(xué)習,仿佛時(shí)光又回到了10多年前的新兵連,感覺(jué)自己又成為一名從零起步的戰士。而今邁步從頭越!

“真的很激動(dòng),當我們邁著(zhù)整齊的步伐走向訓練場(chǎng),整齊的步伐伴隨著(zhù)嘹亮的番號,再一次喚起了神圣的自豪感和使命感!我是為夢(mèng)想而來(lái)的,我會(huì )很珍惜這次難得的機會(huì ),多學(xué)多悟,爭當一名優(yōu)秀的學(xué)員”,靦腆的“老黑”說(shuō)到激動(dòng)處,音量都提高了幾度。

提起近幾天的訓練,張批黑說(shuō)收獲滿(mǎn)滿(mǎn),特別說(shuō)到早上訓練時(shí),當過(guò)兵的一眾學(xué)員給全體參訓學(xué)員展示了一場(chǎng)鏗鏘有力的隊列表演,他說(shuō),當耳邊響起贊許聲和喝彩聲,全場(chǎng)熱烈的掌聲響徹訓練場(chǎng),當時(shí)仿佛聽(tīng)到了自己激動(dòng)的心跳,眼睛都有點(diǎn)濕潤了。

“這幾天,給家里的孩子通視頻電話(huà),看慣了我平時(shí)上班都穿著(zhù)黑色作訓服,突然見(jiàn)到我戴著(zhù)大檐帽,穿著(zhù)淡藍色的夏執勤服,孩子不解地問(wèn):爸爸,你好像和往常有些不同呀?我告訴孩子,爸爸這幾天是警校生。”

來(lái)看另一位輔警的故事

普哥初印象

報到當天,有工作人員從報到簽到冊上發(fā)現,參訓人員中有一名56歲的輔警,曾疑惑是不是名單搞錯了,仔細打聽(tīng),還真有其人!

這名輔警名叫普德輝,來(lái)自玉溪市公安局華寧縣公安局交警大隊。

“56歲的輔警?” 臨時(shí)組建起來(lái)的本次培訓宣傳組同事,帶著(zhù)好奇心專(zhuān)門(mén)找到了似乎有些“傳奇色彩”的輔警普德輝,于是有了一個(gè)如下的人物專(zhuān)訪(fǎng)。

“別看我年紀大,但我和這些新戰友很合得來(lái),好像也沒(méi)有什么代溝和隔閡,大家都叫我普哥,雖然我的年紀比有些小戰友他爹還大,但他們說(shuō)就喜歡這么叫,我也就欣然應允了。這樣叫吧,一來(lái)顯得年輕,二來(lái)叫著(zhù)親切!”

短短兩天,這名“高齡”輔警“普哥”在培訓班上被叫開(kāi)了,且有了不小的名氣。

普哥很開(kāi)朗,有著(zhù)敦實(shí)的身板、一張和善的面龐,一笑起來(lái)那雙眼睛像兩道彎彎的月亮……

“別看我是本次培訓班上最高齡的參訓學(xué)員,可56歲的我現在還能5分鐘跑一千米呢”

普哥的自信來(lái)自他壯實(shí)而不油膩的身板。

“我每年總共只用18顆藥的藥量”

說(shuō)起讓人疑惑和驚嘆的藥量,普哥解釋說(shuō):“我每年在換季時(shí)節吃三次藥,每次吃一顆克感敏、5顆感冒清,一三得3、三五15,加起來(lái)一年就是這18顆藥”

18顆普通的感冒藥,一舉撐住了普哥硬朗的身板,讓人不禁感嘆!

交警中隊的最高學(xué)歷

“我31歲就干上了交警輔警,當時(shí)在基層交警中隊,沒(méi)入警隊前,我就報名參加了全國自學(xué)考試,學(xué)的是法律專(zhuān)業(yè),之所以想干交警,當時(shí)學(xué)法律也是其中的因素之一”

說(shuō)起難忘的那些年,普哥如數家珍:用了近五年,啃下了云南大學(xué)法律專(zhuān)業(yè)的自學(xué)大專(zhuān)文憑,他說(shuō),當年的自學(xué)考試那可是硬邦邦、真材實(shí)料的。之后,乘風(fēng)破浪的普哥用了近五年時(shí)間再次一舉拿下了陜西師范大學(xué)的函授法學(xué)本科文憑,算起來(lái)普哥用了人生寶貴的10年時(shí)間,艱難跋涉在了書(shū)山文海的荊棘路上…

“看著(zhù)10年啃下來(lái)的兩本文憑,自己都有些感慨,別說(shuō)啊,在當年,我們中隊的警察戰友都說(shuō),我可是中隊學(xué)歷最高的!”

說(shuō)起自己的欣慰事,普哥一臉的自豪感!

從計算機小白到宣傳黑馬

說(shuō)起傷心事,普哥臉上泛起了一絲沮喪。

“讀函授本科時(shí),我在計算機科目考試上卡殼了,當時(shí)我就是個(gè)電腦小白”。普哥說(shuō),當時(shí)專(zhuān)業(yè)上有計算機科目,那些年自己也沒(méi)機會(huì )接觸到電腦,考試時(shí)迷迷糊糊的一頭霧水,連考了三次才通過(guò)”。

“我就不信啦!” 不服輸的他由此啃上了電腦知識類(lèi)的書(shū)本……

在鄉鎮交警中隊干了七年后,有才干的普哥被調到了縣局交警大隊辦公室工作。

“同事們說(shuō)我是干一行愛(ài)一行,的確,好像我是天生的模仿能力強!”。工作崗位的關(guān)系,普哥與宣傳工作由此結了緣,學(xué)著(zhù)寫(xiě)、仿著(zhù)干,這一來(lái)二去,干慣了基層車(chē)駕管業(yè)務(wù)的他,拿起相機敲起鍵盤(pán),在交通安全宣傳的路上由新手變成了老兵,如今的普哥,被媒體的編輯老師稱(chēng)為一匹半路殺出的黑馬,成了《春城晚報》《云南法治報》《云南交通報》等各級媒體的???,他所在的交警大隊宣傳工作也非常出色。

25年的輔警 40多項的榮譽(yù)

從31歲進(jìn)入警隊,執著(zhù)的普哥在交警這一崗位上一干就是漫長(cháng)的25年。

“正因為喜歡,就這么一路走來(lái),現在還有四年就要退休了,我想就這樣在輔警崗位干上一輩子啰!”

普哥說(shuō)這話(huà)時(shí)一臉的真誠和質(zhì)樸。他說(shuō):曾有機會(huì )去改制后的檢測站當負責人,也曾有企業(yè)欣賞他的才干想來(lái)挖墻,但他都沒(méi)有動(dòng)心。

“就想做個(gè)普普通通的人,平平淡淡的過(guò)日子,心態(tài)好,身體也會(huì )好”,說(shuō)這話(huà)時(shí),普哥一臉坦然。

樸實(shí)的人一般都在埋頭做事!25年來(lái),普哥共44次受到各級黨委政府和公安機關(guān)的表彰獎勵,先后被評為“全市道路交通安全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,縣級、市級、省級公安機關(guān)“文明交通宣傳先進(jìn)個(gè)人”,去年被評為“玉溪政法之星”,今年作為愛(ài)崗敬業(yè)“華寧好人”推薦上報。